种植业慌了 增人头税助长黑工

2020-07-27 作者: 围观:659 51 评论
种植业慌了 增人头税助长黑工 种植业需要大量外劳。

过度调高熟练外劳人头税,未必达致提高本地人在某经济领域就业率的目标,反倒可能造成非法外劳的泛滥,适得其反。

政府从明年1月1日起,将有关人头税从目前的1850令吉,大幅调涨至1万令吉的决定,将对需要大量外劳的种植领域,造成极大的成本压力。


作为农业重镇,劳勿种植人认为,政府最近调高最低薪金至1050令吉的措施还来不及消化,如今又要面对1万令吉外劳人头税的重担,已经让他们喘不过气。

在目前经济情况仍不理想的状态下,政府宣布工作满10年的熟练外劳可多留在我国3年,但条件是雇主必须为每名外劳缴付1万令吉人头税,对种植业来说,不啻是沉重的负担。

种植业雇主告诉《》,有经验和愿意留在雇主身边的外劳可遇不可求,但在成本加重之下,到底要雇用非法外劳不缴税?还是要合法雇用外劳,却得面对增加5倍的税务?已经形成了一种矛盾。

以农业领域为例,雇主需要大量劳力,外劳就是他们的最好帮手。

尤其当前劳勿的农业列车正蓬勃朝猫山王种植业发展,雇用大量外劳,已经是迫切需要的事实。


过去,雇用非法外劳引发不少争议,加上持续的取缔行动,非法外劳人数已经大减。如今,大部分雇主聘用合法外劳,却又必须面对缴付1万令吉的额外成本,令人左右为难。

“增加外劳人头税可能无法减少依赖外劳,反而可能提高雇主聘用非法外劳的几率。”

种植业慌了 增人头税助长黑工 劳勿的农业列车正朝猫山王种植业发展,少不了雇用大量外劳。

应体恤雇主困境

雇主认为,政府必须正视一些粗工领域,如种植业不能没有外劳支援,如今必须面对薪水调高及人头税暴涨的问题,对雇主来说是一项很大的挑战。

他们说,当局或主观认为,提高外劳人头税,会让雇主减少聘用外劳,进而提高薪资吸引本地劳动力投入种植业。

他们认为这种想法或有落差,主要因为本地人除了要求更高的薪水外,主要还是抗拒3D,即Dirty(骯脏)、Dangerous(危险)及Difficult(困难)的工作;即使就业也不持久、不投入,远不比外劳。

因此,种植业者们希望政府体恤雇主的处境,收回成命。

种植人·张蔚舜:聘雇逾80%外劳

外劳在种植领域,尤其是正在扩展猫山王种植业的农友来说,是非常需要的。

每年1万令吉的人头税,对雇主来说确实存在压力。

种植领域超过80%的劳力都由外劳协助,而逗留在我国长时间的外劳,都与雇主建立了合作共识,工作方面也已经熟练。

目前种植领域营运不容易,种植人同时也面对其他成本,如肥料、农药等涨价问题。

希望政府体恤人民,在目前经济尚未全面复苏的时刻,推出惠民政策,而非加重人民的经济负担。

劳勿原产业种植人公会主席·许观兴:成本增势推高物价

政府应该检讨1万令吉的人头税政策,否则会引起一些负面效应。

目前国人尚努力适应新政府的经济政策,过高的人头税将会引发负面的连锁效应,在成本增加的情况下,许多物价也会随时调涨。

以小园主为例,他们除了面对每年1万令吉的人头税额外开销之外,也可能在肥料、运输等其他营运成本上面对涨价。

农业领域需依靠外劳已经是事实,若是政府为了减少外劳,而提高外劳的人头税的话,将只对雇主造成沉重的成本负担。

在过去,雇主已经面对外劳难请的挑战,如今又再面对人头税暴涨,实在让雇主吃不消。

彭亨果农公会署理主席·甯恩祥:本地人多嫌弃农务

1万令吉的人头税对雇主来说,是很大的压力。

政府需要探讨的是,调高外劳人头税,是否会提高本地人在诸如种植等领域的就业率?

以种植业为例,因为工作时间长加上工作量繁重,许多年轻人都不感兴趣。因此,许多时候大家都面对缺员工的困境。

政府的宣布来得太仓促,因为距离明年1月1日只剩下几个月时间而已,雇主们都来不及做好准备,就要去承担这个重担。

要是能够聘用到本地员工在农业领域工作,小园主们就不必终日为聘请不到外劳而烦恼了。

报道:张燕萍

报道:张燕萍

相关浏览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