颖川画廊:【心远无尘】周宸的创作与人生

2020-05-29 作者: 围观:510 19 评论
颖川画廊【心远无尘】周宸的创作与人生

周宸《悠然》

颖川画廊:【心远无尘】周宸的创作与人生

周宸《溪声山色》

颖川画廊:【心远无尘】周宸的创作与人生

周宸《飞驰》

颖川画廊:【心远无尘】周宸的创作与人生
    展期

    日期:2016-09-17 ~ 2016-10-26

    地点

    颖川画廊:台北市中正区仁爱路一段45号2楼

      创作的哪个部分,对艺术家来说是最难的?有的可能会说,最难的是经营画面、表现色彩;有的会说,是形塑鲜明的个人风格:还有的会说,是寻找创作灵感...等等等等,而对周宸来说,这些都不难,最难的是-画如其人。

      午后的阳光穿透一整排的落地窗,洒落屋内,一室明亮。剔着光头、一身简朴穿着的周宸淡然地微笑,「简单的存在,用心而感悟」,他如是说。

      自然本然

      这是笔者第三度参访他的工作室,位于淡水山上的下圭柔艺术村,这是一处老旧工厂改建的艺术聚落,空间大、租金较低,有多位艺术家入驻。周宸在此创作多年,妙的是,每次去都刚巧看到他新搬的工作室。第一回,周宸的工作室没有窗;第二回,他打通了两间工作室,多了一扇对外的窗,日光树影轻轻洒入;第三回,他搬到隔壁栋,整个儿进行改建,他将外墙往溪边拓展,这一回,这面临溪的墙上全是落地窗,窗外绿意风光尽收眼底!但见草叶随风摇曳,时而鸟雀掠过枝头。可谓身处屋舍之内,尽揽自然之美!
      窗,是房子的眼睛,有窗的房子有灵气、有视野。搬工作室对周宸最直接的影响是,光线越来越充足,他的画面也越来越亮了。当然,心境也是。
      「我的生活跟创作都一样,务求自然而已。」周宸说。
      「自然?」我指着窗外的大自然风光发出疑问。
      「不是那个自然,是这个自然。」周宸指着自己的鼻子,微笑:「甲骨文的『自』是鼻子的造型,自己是什幺样、就呈现什幺样。自然是本然的状态。自然本然,道隐无名。重要的是活着有感受,而创作就是把当下活好,而不是刻意表现什幺。月到风来,悠然会心。就是如此自然。」
      好个自然!我讚叹。
      「就像走路,」周宸做了个譬喻,「创作是要走自己的路。你走这条路,见到这般风景,若走另一条路,肯定是另一种风景。你当下选择了哪一条路,没有对错。或是你走到草丛,没有路,乾脆不走了,休息休息发发呆都好。人生的路不会白走。即便你感觉走错了也没关係,媒材、形式、技法,当你经验过了,都会成为生命的气味,可能转化成你的色彩、笔触、质感。」

      无心恰恰用

      工作室里摆着周宸一年以来的新作,我凝视着这些作品,惊讶于它们与过往作品之间,全不见形貌的重複,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连结。时见线条跳跃,如鸢飞鱼跃,又见墨色氤氲,似山岚烟霞。有的轻盈跳荡,有的幽深浓重。端视每一个当下,是什幺样的心境见什幺样的风景。
      「画抽象与画写实不同,」周宸说,「画抽象靠感觉,自己的节奏只有自己知道。」周宸创作时并不会事先构图,也不会照次序完成一件作品后再开始下一件。有一个感觉在心,他便信笔而画,一边画,一边不断地感受、思考、想像,等到感觉再次凝聚,他便继续往前画,他并不知道画面最后会变成什幺样,他被每一个当下牵引着往前,过程可能是数天、数月或数年,直到最后,当所有的感觉在画面上饱和了、均衡了,心中一个豁然开朗,作品便完成了。
      周宸曾在「韵之生」系列论述里说到他那时的重大转折,以前曾经追求风格的定型、以及系列的创作模式,就像现在许多艺术家正在做的那样。但当他步入四十之际,突然大梦初醒,捨弃了风格与模式的框架,开始真正从内心出发创作。那时的周宸接触了不少禅宗思想,「恰恰用心时,恰恰无心用,无心恰恰用,常用恰恰无。」唐朝永嘉禅师的这首诗便是周宸的最爱。恰恰意味着刚好、恰好、恰到好处,这恰到好处不是脑意识的思维与衡量,而是一种心灵状态,直观透彻的心灵状态。到了便是到了,好便是好。

      四十岁的周宸郑重地写下了创作箴言:从心开始,让每次的创作都是一趟未知的旅程,不预设路径,在旅途中充满冒险转折!当然不后设结果,也就会产生惊喜与可能!心随意动、笔随念转,悠游其中、怡然自得!」

      老,是生命的厚度

      窗外的天光暗了下来,夜幕降落,虫鸣声与巴哈的音乐一起迴荡在工作室中,原木的香气在空气中飘浮着。周宸酷爱老木料、老件,收藏了不少,这些老东西在时光里静静养润着,但总会在某个「无心恰恰用」的时候,被周宸雕成一个个雕塑或家具。他让我嗅肖楠与桧木的香气,他讲述了收藏老木料的惊喜与风险,他嗅它们时的神情,让我觉得,他似乎嗅得出老东西的灵魂与个性。
      他自己,就曾经老过。

      生命中的许多事情跟创作是相互关联的。如果人生可以按部就班、一个系列一个框架地往前走,那幺你会说,创作一定也可以。但是,人生无常、风云多变。遥想二十年前的周宸,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国立艺专,他家学深厚、自律严谨、心怀抱负、如大鹏将要展翅!然而,一场劫难突袭而来,令初出学校的年轻周宸丧家失所、悲痛难当,为了扛起生命的重负,他做过很多高负荷的工作。生命的调子如此沉重,要幺与之搏击、要幺随之沉沦。

      周宸选择了前者。他的创作恰恰也反映了他对待生命的态度,他喜欢厚涂的肌理,一层一层无止尽地叠加,他喜欢狂放的笔触,如风驰电掣、扫蕩人生的阴霾。

      辛苦若干年,待经济稍微好转,周宸毅然投入全职创作。妻子的陪伴与支持、两个女儿的先后诞生,生命的喜悦又一层一层叠加在曾经的磨难之上,画面上的肌理依旧层层堆叠,如生命的厚度,但色彩的调性变得明亮了、笔触变得飞扬了。

      什幺是真实?什幺又是成功?

      我问了周宸几个问题。
      「对您来说,什幺是真实?」
      「真实就是自己真诚面对自己,因为创作时没有人可以代替你走自己的路。好作品的标準是感动,能真诚地面对自已、表达自己,才能感动人。艺术不是钻牛角尖、追求完美,太完整的东西是不美的,因为触动不了人心。」
      「那幺,什幺是成功?」
      「问得好。」周宸笑容洋溢地说,「成功就是跟自家人吃吃饭、散散步,听小朋友说一些有趣的人事物。」
      「这幺简单?」
      「就这幺简单。生活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。只是因为很多人的生活被社会规则、被市场机制操控,生活变得不容易。活着是很自然的事,活得开心是很自然的事,有生命、有感动,这便是最大的成功。」

      心远无尘

      有人说,收藏就是收藏艺术家的一段人生,与之共鸣。艺术作品的价值就在于心灵与心灵的相互呼应。周宸个展在即,他将展览题为:心远无尘。这四个字化自陶渊明的诗句:「结廬在人境,而无車马喧;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」正因为心可以悠远,尘嚣自然消失。
      生活就是一种简单的存在,创作就是用心而感悟。周宸将创作与生活简单融通,却又韵味无穷。

      画如其人,果真如此。

相关浏览推荐